晒课表 这所学校的课程有这么一门“戏份”很重的课……

晒课表 这所学校的课程有这么一门“戏份”很重的课……

2018-06-23 18:12

  要了解一所学校可以有很多视角。比如看教育,比如看软硬件水平,比如看社会声望,比如看生源,比如看考试成绩……但还有一样东西,虽然不大,却可以从中窥见一所学校的独特气质。

  每个学校都有好多张课程表。不同年级、不同班级,乃至不同学生,都可能有各自不同的课程表。但从学校的角度看,能够拿出一张什么样的课程表,却是一个学校的育人、教育资源、师资队伍、教学能力、硬件水平等各方面的综合体现。

  “第一教育”推出“晒课表”栏目,将聚焦沪上中小学的课程设置,展现不同学校的不同特色。

  今天的“晒课表”,带您走进上海市教育学会宝山实验学校。小编在这所学校的课程看到一门名称很奇怪的课,而且这门的课的戏份还很重!这门课的名称叫:综合。

  新学期伊始,小编到上海市教育学会宝山实验学校采访,在一年级教室的墙上,看到这样一张课程表☟

  里面的内容让小编非常好奇。星期一几乎全天都是一门课:主题综合!而周二、周三、周四下午和周五上午,“主题综合”这门课也频频露脸,成了课程“戏份”最多的一门课。

  上海市教育学会宝山实验学校是所新学校,去年才开始招生。校长徐谊说,办校过程中,肯定要面对几个问题:办怎样的学校,培养怎样的学生,怎样去培养。

  在考虑这几个问题的过程中,他想起了自己曾经读过哈佛大学教育研究生院科尔斯滕奥尔森博士的一本书《学校会伤人》,书中用许多生动的案例描述和分析了“学校伤了谁”“都有哪些”“为什么学校要伤人”。

  为什么学校会伤人?在作者看来,学校里有一套旧式的观念和态度,它构建出来的教学是等级森严的,构建的学校是消极的,构建的学校官僚机构是服务于而不是孩子们的。

  徐谊希望结合自己十多年研究“问题化学习”的经历(点这里看“前情提要”),力图构建一种“新文化”,包括新的观念、态度和做法,让学校“不伤人”。

  学生的事是最重要的事,离学生最近的人是最重要的人;学校管理的主要工作在于“激活”、“连接”并“创造”;学校通过扁平化的组织实现“去中心化”的管理,其要义在于让学校对“学生的事”作出最迅捷的反应;学校教师的“自组织”,其要义在于让“最重要的人”“连接”并做出最恰当的解决方案。

  徐谊说:“我期待着这些成为成就这所学校灿烂明天的‘底层代码’,成为根植于这所学校每一位教职员工的‘基因’,让‘专业’成为这所学校最鲜明的特征。”

  这所学校《学校章程》明确提出:学校要培养的是“有教养而有未来适应性能力的人。”

  要培养这样的问题化学习者,学校的课程和教学都要进行相应的设计。对此,徐谊提出了“众筹”课程的想法。

  “学校有限的智力资源是不可能满足每一位学生的学习需求,学校课程体系的建设与完善,最佳的方式是‘众筹’。”

  所谓课程众筹,就是基于学生的需求,在实现学生最充分发展的共同愿景下,让各类社会优质资源参与学校课程的建设、实施和评价。通过“众筹”,使学校的课程来源和内容更加多元,让学生有更多的课程学习选择权,甚至让学生参与课程的建设。

  学校学生发展中心主任顾峻崎告诉小编,学校已经和包括机智科技、上海自然博物馆、上海迪士尼等在内的社会机构携手,共同开发实践课程,作为学校“金猴成长课程”的一部分。

  在校长徐谊的设想中,学校的课程一开始会以学校教师和专家设计为主,然后逐步过渡,使得教师、学生越来越多地参与到课程的建设中。

  因为学校采用“问题化学习”这一学习方式,特别注重学生提出的问题,随着学校教育教学活动的开展,学生问题的数量将持续变多,通过大数据技术,这些“问题”就会成为学校课程内容延展,课程体系完善的重要依据。

  “到那时,学生将成为课程开发主体,师生‘协商’将成为学校课程建设、实施和评价的主要方式。”

  和我们平时课程表上经常看到的“语文”“数学”“英语”“化学”等分科不同,这门课就是一门跨学科的综合课程。在该校小学一二年级的课程表中,每周都有12课时以生活主题为主题的综合学习,是一种大综合、超学科学习。

  除此之外,学校1-8年级的科技探索课程整合了原来的自然科学、劳动技术、信息技术等课程,涵盖7大知识领域,形成16个领域主题,以问题以逻辑主线,开展围绕同一个知识(学术)主题的跨学科学习。

  在上海市宝山区教育学院研究员、上海市宝山区问题化学习研究所学术领衔人王天蓉看来,多少年来,课程演绎经历了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历史。但从问题发现与解决的过程看,不是简单的”合“,而是在更深处的融合。也不是简单的“分”,而是在高处形成学问。

  而徐谊校长认为,学生综合素养培养或综合能力提升,并不能依靠简单的一加一的分科课程实施来实现,应该更多依赖于为学生提供综合学习的经验、体验,依赖于多情境下基于问题解决的知识迁移与技能训练。

  作为问题化学习的母体实验学校,上海市教育学会宝山实验学校的课程结构需要能够支持“界的学习”。这种综合课程就是支持“界学习”的一种举措。毕竟,孩子们可不会严格的按照不同的学科边界来提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每个学段都有主题综合课程,但所占的比例是不同的。随着年级升高,主题综合课程的比重会有所下降。

  王天蓉解释说,按照皮亚杰的理论,孩子在不同年龄段,在认知发展、运动、情感、社会性和人格发展等方面都有一定的身心发展规律。因此,学校的课程体系也需要与学生的身心发展和认知发展水平相一致。所以,主题综合学习比重会逐渐下降,而分科学习和个别化学习比重会有所提升。

  同样的,从授课方式看,随着年级升高,行政班授课比重会逐渐下降,而走班、所占比例会上升。

  此外,学校还要兼顾学生的能力缺陷与潜能特长,让课程更具有选择性,因此面向有特长的学生实施支持性发展课程,面向有缺陷的学生提供补偿性援助课程。

  上海市教育学会宝山实验学校是一所九年一贯制学校。我们不妨来看一下,一名小学生从跨进这所学校的校门开始,在接下来的九年时间里,会经历什么样的学习生活呢?

  首先,这个孩子在每个学期都会面临两个大学段和一个小学段。大学段为9周,小学段为2周。学期结构为大学段/小学段/大学段。这么设置的目的是什么呢?原来,设置小学段主要为了满足学生个性化的学习需求,用于补弱,特长提升,以及综合实践。

  也就是说,这个孩子上了9个星期的课之后,有2个星期可以用来根据自己的情况进行查漏补缺或者特长提升,也可以参加综合实践。

  这个孩子的一周可能会这样度过:5天的学习时间被分为“3+2”或“4+1”两种课程实施模式,3天或4天用来分科课程学习(目前由于协同教学教师人数有限暂采取分散排课),2天或1天用来综合课程学习。

  综合课程学习考虑长课时机制,用于探究或沉浸式学习的长课时为60-80分钟。用于、计算短时技能等学习的短课时为10-20分钟。

  也就是说,这个孩子在学校每节课的长短是不同的。需要认真思考和探究的课程,每节课的时间会比较长;需要集中精力、计算的课程每节课的时间会比较短。

  学校将课程领域分为语言文学、数理逻辑、自然科学技术、社会科学、体育与健康、艺术、综合实践共七个学习领域,其中,作为实践活动课程的“金猴成长课程”就包含“梦想”、“教养”、“学问”、“实践”课程内容。

  这个孩子的课程选修方式包括基础共修课程(就是大家都要上的基础性课程),差异必选课程(就是每个学生根据自己的能力和水平,走班上课),拓展自选课程(就是学生根据自己的兴趣和能力自主选修课程,一般采用走班或者的方式),特殊个别课程(包括分科课程中的特殊潜能课程,也包括综合课程中的个人课题研究。多采用学习或者学习导师制)。

  作为一所成立一年多的学校,上海市教育学会宝山实验学校显然还有很多继续成长的空间,但是,我们愿意继续关注这所学校包括课程建设在内的整体发展,期待着早日打造成为一所“梦想学校”。